近幾年,污水處理提標改造,已經成了很多地方的共識。回顧歷史,針對水環境治理的形勢和需求,我國城鎮污水排放標準經歷了從綜合排放標準到行業排放標準,從國家標準到地方標準的快速發展過程,總體上,污染物控制指標遞增、要求不斷嚴格。

  環境容量只有這么大,如果不把污染物排放控制在環境容量范圍內,“裝不下”的結果只能是環境繼續惡化。作為過去十幾年間污染減排的主力軍,通過污水廠集中提標改造實現污染減排總目標便成為各地政府成為一個必然選擇。

  2015年4月,國家出臺《水污染防治行動計劃》(簡稱“水十條”),提出:加快城鎮污水處理設施建設與改造。敏感區域(重點湖泊、重點水庫、近岸海域匯水區域)城鎮污水處理設施應于2017年底前全面達到一級A排放標準。建成區水體水質達不到地表水Ⅳ類標準的城市,新建城鎮污水處理設施要執行一級A排放標準。

    去年很多地方的提標改造行動,正是上述趨勢的集中延續:去年3月,廣東省住建廳與環保廳聯合印發了關于加快敏感區域污水處理設施提標改造的通知,要求到2018年底,敏感區域、建成區水體水質達不到地表Ⅳ類標準的城市(縣城)生活污水處理設施必須完成提標改造工作,其出水要達到一級A標準及廣東省地方標準《水污染物排放限值》(DB44/26-2001)的較嚴值;另外全省新建、改建和擴建城鎮生活污水處理設施出水必須全面執行一級A標準及及廣東省地方標準《水污染物排放限值》(DB44/26-2001)的較嚴值。據了解,2018年廣東敏感區域污水處理設施提標改造涉及210座污水處理廠,改造規模達1372.20萬噸/日,包括廣州、深圳、佛山等十幾個城市。

  6月,《太原市水污染防治2018年行動計劃》發布,太原市將實施工業企業廢水治理提標改造工程,同時設定了不同的提標改造的完成時間,最后一批改造項目須于2019年10月底前完成。

  沈陽2018年共有9座污水處理廠開展提標升級改造工作,改造后可達到國家一級A標準;海南則要求2018年底前要基本完成10座敏感區域內污水處理廠提標改造工作,出水水質達到一級A排放標準。

  而上海也著手對市里超半數共28家污水廠進行提標改造。根據“十三五”環保規劃,對石洞口、竹園、白龍港等一批老廠進行提標升級,達到一級A排放標準,并新建南翔、泰和、虹橋等地下式污水處理廠,同步解決污泥、臭氣、噪聲等問題,改善污水廠及周邊環境。改造之后,這批污水處理廠將達到一級A以及以上水準。 

  備受關注的雄安新區也不例外:2018年9月,河北出臺大清河、子牙河、黑龍港及運東流域等三項水污染排放地方標準《大清河流域水污染物排放標準》,標準已于今年10月1日開始實施。其中提出,為改善白洋淀水生態環境,雄安新區全域污水排放標準將全面提標,由過去的一級A提高至Ⅲ類水質標準。

   雖然提標改造正蓬勃展開,但關于提標改造的爭議也一直存在。據了解,污水處理廠提標改造是一個綜合性極強的系統工程,涉及的學科多,相關部門多,其中任何一個環節不合理都會給工程改造帶來影響和造成不同程度的損失。污水處理廠提標改造,直接關系到建設費用和運行費用的多少、處理效果的好壞、占地面積的大小、管理上的方便與否等關鍵問題。

  2015年國家環保部發布《城鎮污水處理廠污染物排放標準》(GB 18918-2002)的征求意見稿,計劃取消按污水去向分級控制的規定,所有新建城鎮污水處理廠均執行一級A標準等,內容引發行業廣泛議論,標準修訂最終擱置。

  不少專家認為,水環境的問題是多因素的關聯疊加,城市水環境治理既要進行污染物控源減排,又要進行水環境質量提升和生態環境改善。當前水污染的主要源頭在工業企業,最主要原因不是標準太低,而是環保監管不力。

  有環保專家曾專門撰文認為,污水處理廠并不一定是進入受納水體的最后一道關口。即使不考慮受納水體混合區的作用,最后一道關口也不一定在污水處理廠。在污水出口和收納水體入水口中間的這段距離內,可用人工快滲和強化濕地等措施,讓污水廠出水水質達到收納水體的水質要求。

  他介紹,因為現行城鎮污水處理廠排放標準中有指標最嚴的一級A標準,于是全國各地環保水務部門都把一級A作為污水處理廠排放標準使用。一級A是回用水標準,沒有回用要求,就沒有必要要求污水處理廠達一級A。僅僅出于體現嚴格管理,減少污染物排放的良好用心,全國眾多的污水處理廠因為與環境質量脫節,盲目要求達一級A是耗費了很多能源和投資,忽視了污水處理綠色、低碳、循環方向。

  目前我國市政污水管網的有效運行仍有待提高,管網的大健康檢查、基礎數據庫的建立,老舊管網的維護改造,以及有效的日常運營都是保障污水廠有效運營,污水處理達標排放的前提,這并非提標可以做到,而是行業系統性的管理問題。據閥門專家估計,目前污水處理廠市場化比例在40%左右,而社會資本在政府多部門關系協調能力上明顯處于弱勢,且對于超標排放的主體亦不具有執法權,在行政分割的背景下,若上游排水超標,社會資本在進行污水處理時只能“被動接受”,但在標準提高,上游排水超標的雙重壓力下,污水廠很難做到有效運營后的達標排放。如何保障管網的有效管理,是保障污水達標排放的前提,亦是保障提標效果顯現的前提,所以該閥門專家覺得我國的污水處理標準隨著經濟社會發展不斷提升是必要的,但標準提升的思路不應再重復排放強度導向、全國“一刀切”,更應注重“分類分區指導、環境質量倒逼”的思路。城鎮污水處理廠的標準不能盲目提高,要認真分析水環境治理的目標和需求,逐步建立以水環境容量倒推污水處理排放標準的思路。該專家會有這樣的認為是因為閥門產業和環保污水處理行業密不可分。


信息技術和互聯網技術加速發展 為閥門產業帶來了市場模式的變革
陶瓷閥門是今后閥門產業重要的發展方向

上一篇:

下一篇:

污水處理提標改造是一個必然選擇

 相關知識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88必发官网手机版登入,88必发手机网页版,88bifa必发娱乐 金塔县 开平市 沂源县 六安市 泗洪县 枣强县